留學,留學代辦,出國留學
    關於留學   留學代辦   留學查詢   出國留學   留學簽證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共享公寓來了房東敞開家門迎世界來客 行業規范成難題(全文)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news.163.com/17/0314/07/CFFJO36U00014AEE_all.html"

(原標題:共享公寓來了房東敞開家門迎世界來客行業規范成難題)但伴隨而來的沒執照沒監管等安全隱憂,以及租客素質不高等問題亦成為行業難題2017全國兩會·共享經濟中國味道你愿意讓世界各地的陌生人住進你家閑置的房間或者房屋嗎?共享公寓的模式最初是在美國誕生的。后來,共享公寓來到中國后,不少中國房東更偏愛選用整套短租房的整租模式。在最先運營共享公寓的網站上有這樣一個描述:無論你想在公寓里住一個晚上,或在城堡里待一個星期,又或在別墅住上一個月,你都能享受到在全球191個國家和地區65000多個城市里獨一無二的住宿體驗。這種把房屋中閑置房間出租的模式,深受年輕背包客的歡迎。住進別人家里共居一片屋檐下,體會當地人的風土人情,成為了旅游途中獨特的感受。這項住宿模式后來也有了附加形式:房東作為向導帶著房客“一日游”,提供本地化旅游指南服務等。在這種出租自家閑置房間的模式下,房東敞開家門迎接世界來客,賺點小錢的同時,也構建了新的短租分享文化:房東可以認識世界各地的游客,游客可以獲得家在四方、和當地人一樣生活的獨特體驗。但是,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共享公寓因為沒執照、沒監管而存在的安全隱憂,以及租客素質參差不齊而引發的各類問題層出不窮,因此,行業規范成為一道大難題。合規性未確定是在線短租業的“痛點”近日,有媒體報道在青年旅館和公寓密集的廣州大學城,有不少存在安全隱患的旅館和公寓。這些由村民自建房改造而成的公寓基本上是沒有營業執照的,卻照樣可以與美團、大眾點評這類團購網站合作。新快報記者昨天搜索團購網站,依舊能夠搜到這類位于大學城保留村里的公寓。而根據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關于加強網絡團購經營活動管理的意見》的規定,明確要求團購網站經營者應當對團購商品和服務供應者的主體身份和經營資質進行審查和登記。根據艾瑞咨詢日前發布的2017年中國在線短租行業研究報告顯示,缺乏信譽度、服務參差不齊、行業合規性未確定等是在線短租行業存在的“痛點”。在信譽度方面,房源品質都缺乏統一標準。短租行業房屬于非標住宿產品,這一屬性令房源品質差異大,還不能完全解決信息的不對稱性,時常導致用戶心理落差大。其次,服務水平隨商戶和地域的差異比較大,服務水平一致性、核心的衛生等標準化水平還比較低,需要通過統一標準的制定。該報告還指出,城市短租的合規性問題仍然需要解決。包括國家和區域的行業標準,地區性行業協會自律以及和地方各相關管理機關的配合。此外,房客的素質問題也成為了共享公寓的另一大“痛點”。共享公寓流行以來,網絡上流傳的低素質房客破壞房子的網帖層出不窮。例如,早前杭州市民李小姐把一套135平方米的房子出租到共享公寓平臺兩年后,遇到了鬧心的房客:原來只是說好6人來住,最后變成了12個人來開派對。派對結束后,房屋變成了垃圾場,煙頭酒瓶滿地都是,地板黏得挪不開鞋,客廳墻上被鑿上釘子,地板上還有三坨屎。憤怒的李小姐隨后發現,平臺所謂向租客收取了押金的做法形同虛設,房東的權益無法保障。她最后發表公開帖,把租客行為曝光,同時宣布再也不做共享公寓了。房客多為留學生分享是主要目的“來我家的差不多都是年輕人,多數人還是留學生,都是來廣州玩的。”家住廣州市越秀區團一大廣場地鐵站附近的小美告訴新快報記者,因為工作的關系,她去年在一個在線租賃平臺無意中注冊成了房東,“突然有個從英國留學回來的女孩打電話,說她在網上訂了我家的房,我都懵了,完全不記得這回事。”好客的小美還是把這個女生迎進了家門,至今已招待了不下20單的客人。回顧到過家里的短租客人,小美發現還是以留學的和留學歸國的年輕人居多,其中又以女生為主。客人每次來的數量不定,有時一個,最多同時來了5個人,“兒子和女兒的房間住滿了,孩子都睡在我房里。”有的人暫住一宿,也有連住9天的。她在網上曬的自家房間,頗受歡迎的是她女兒的“公主房”,住一晚的費用只需100多元。物美價廉的民宿,偶爾也會發生房客“撞車”的尷尬。“有個女孩事先約好卻沒在網上下單,另一個女孩臨時訂房先來我家,兩個人都想住公主房。”小美接到后來的女孩電話也誤以為是提前有約的客人,不得已,她只好安排其中一人住進了她兒子的房間,主動提出降價來撫慰對方。“當初沒想過真把自己家租出去,后來租給別人的目的都不是為了賺錢了。”育有一子一女的小美說,平時陪孩子的時間少,即使有空也是在家待著,她比較看重的是足不出戶可以和天南海北的房客交流,尤其是留學生分享的個人經歷和見聞,都讓孩子和她大開眼界,她也經常叫上新的朋友出門逛街會友,嘗一嘗廣州的美食,樂此不疲。在廣州,租住短租房是一種怎樣的體驗?體驗1鬧市短租房住一晚約300元此前,新快報記者親身體驗過廣州的短租房。在廣州市天河區黃埔大道西附近的一小區,年輕的“二房東”小糖把她租下來的一套民宅裝飾一新,然后再按日計價“整租”給需要暫住的客人。入住當晚,記者提前與小糖確認了地址,在她的接引下進入一套兩房一廳的短租住宅。進門后,按照約定,小糖提出需要再次查驗記者的身份證,同時還要收取300元的押金,等次日確認租客退房后再退款。把門卡和鑰匙交給記者的同時,她簡單介紹了房屋的情況,兩間臥室的床單被罩枕套等床上用品都是換洗過的,客廳有沙發電視,廚房衛浴設施齊全,可自己動手燒水煮飯。“一個人無聊也可以喊朋友過來玩,不過最多只能住四個人,而且事先要告訴我有多少人來。”她說,一個人或多人租住一晚的費用是一樣的,記者入住時的房費是280元一晚。像這樣的短租房的價格不是固定的,通常是旺季較高,淡季則較便宜。記者與小糖聊天了解到,她在出租短租房之前,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住的房子是和別人合租的,上班壓力大感覺很累。接觸了不少創業者后,她也萌生了創業的想法,辭掉工作,在繁華的市區找房源,再把經過裝飾的房子拍圖發到在線短租平臺招攬房客。據了解,她手中已有了三套短租房,而且“人氣”都還不錯。以記者入住的短租房為例,從年底到次年2月的兩個月都有人提前預訂了,其中有的人只待一晚,也有人要住半個月以上。在這些房客中,游客是主流,多數人是年輕人。小糖沒有透露自己經營短租房的收入有多少,不過從她輕松淡定的笑容可以發現,扣去每個月交給房東的租金和請阿姨打掃衛生的人工等成本,做“包租婆”的收入不比上班的差。體驗2“實名制”虛有其名新快報記者在走訪中發現,隱身于小區“整租”或“分組”的短租房中,各種問題也是層出不窮。此前,一在線短租平臺工作人員曾對記者表示,對有意出租的房屋,該平臺會派人實地進行“驗真”和“實拍”,確保房源真實,會對通過的房源提供軟裝支持和智能門鎖等。同時,需要租房的人在該平臺上必須“實名制”預訂“民宿”,需要通過線上支付完成訂單。當客人入住時,房東須再次核實房客的身份信息等。然而,記者嘗試上網租房卻發現,只要在該平臺注冊成功,即可直接預訂短租房,所謂“實名制”虛有其名。“我會看一下客人的身份證,但是不會登記。”短租公寓房東小美說,有時客人直接在微信上發證件圖片給她,在她看來,核實房客身份更像是走過場,實際上難以辨別對方的證件及信息是否真實。“老實說,有不認識的人住進我家,心里多多少少會有些擔心安全等問題。”小美老實地說。把脈黃文仔:山區民宿能夠增加村民收入加強城鄉交流全國政協委員、星河灣地產集團公司董事長對于共享經濟中的閑置公寓租賃,全國政協委員、星河灣地產集團公司董事長黃文仔認為,這是一項很傳統的家庭經營項目,“跑馬跑到某個地方,敲開別人的家門,借宿一個晚上,吃頓飯,給點錢房主,這是中國延續了千多年的傳統。反而是最近幾十年來才少了。”“近年來,廣東很多山區、旅游景點都搞這種民宿業,這十分好。”黃文仔舉例,在山區搞民宿業,第一能令城市和城鄉加強交流,第二也能增加當地村民的收入,“這挺好的”。黃文仔透露,他們集團有一個扶貧項目在從化獅象村,“我也建議村子里做民宿。先拿20戶出來做民宿,我每戶支持買東西,買家具買鍋。都是山區景點,很好的。”至于民宿業的問題,黃文仔認為任何行業都會存在問題,關鍵是怎樣去解決,“可以慢慢去改”。吳亞軍:建議建立商品租賃住房運營企業資質認證體系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常委、重慶市工商聯副主席、龍湖集團董事長

關鍵字標籤:Taipei Shuanglian apartment ren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