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留學代辦,出國留學
    關於留學   留學代辦   留學查詢   出國留學   留學簽證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空姐阿姨與消失的「中產夢」
經歷了無數波折之後,台灣中華航空公司空服員於6月22日黃昏宣布,第二天0時起罷工。罷工的七大要求,多半圍繞著工作時間的問題。上千空服員參加的這次罷工得到了社會各界廣泛的支持與矚目。華航公司董事長與總經理隨即先後被撤換。21小時後,6月24日晚,勞資雙方達成協議。宣布罷工結束的晚會,熱鬧得跟巨星演唱會一樣。 這次罷工有許多歷史性的意義。誠如空服員罷工宣言所說,「這是一場爭取休息時間的戰爭」,因而受到廣大過勞的工薪階層支持。工會的組織力道特別強:全公司3000多台籍空服員中,2638人參加空服員職業工會,其中2548人參加了6月21日的罷工投票,投票率高達98%。另外,這也是一次反擊立場嚴重親資方的官方工會的勝利。更重要的是,這次工會是堂堂正正地以罷工行動造成資方經濟損失,從而把資方逼上談判桌的;大家都知道這是現代工會運動最正規的運作邏輯,只是台灣大部分工會辦不到。當前台灣,在「又窮又忙」成了職場年輕人普遍處境的時候,華航空服員罷工的勝利是令人興奮的鼓舞。 除了正經事之外,這次罷工有許多細枝末節一定會讓人一再回味討論。例如,有些八卦網友贊嘆這次是「顏質最高的罷工」,因為空服員的性別年齡長相等特色即使如此。一些宅男工程師在網路上打嘴炮,說半夜加班完要去罷工者夜宿街頭的華航台北分公司門口現場「聲援」,其實主要是想去看美眉。這些傻子當然被網路上各方劈頭蓋臉打得滿頭包,罵他們動機猥瑣。但是,依我看,最準確又刻薄的批評,是說這群魯蛇(loser)宅男,自己在公司裏乖乖被老板強迫加班到三更半夜都不敢吭聲,到了現場,那一點膽量恐怕也只夠站在對街,吞著口水,拿手機偷拍美女,根本不敢跟人家說話。 另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是在罷工之前三天,資方召開的記者會上,一位65歲資深退休空姐代表她的群體,感謝華航當年讓她們「看到世界」,並且表示一旦這些不知感恩的年輕空服員罷工了,她們這些退休人員寧願免費幫華航一天工作16小時來報恩。 這阿姨一說話,馬上被現職空服員怒罵:當年她們那輩空服員的薪資待遇與其他勞動條件,與現在的狀況,簡直是天壤之別。不說別的,阿姨當年的工資,是現在的空服員的三倍之多!八卦網友又把這位阿姨的背景「起底」了出來:她現在是「中華華人講師聯盟」的成員,自稱當過集歌星演員為一身的「多棲藝人」,表列的專長與特質包括「創意行銷、心理勵志、禮儀美姿、情緒管理、談判協調、危機處理、公關形象」,據稱受過海峽兩岸無數影視媒體報章雜誌與大學院校邀請過進行勵志演講,招牌是「真誠的動力」。經過媒體一番報導,空服員當真罷工後,一群記者跑去訪問她何時要為華航免費上工時,她不說話了,說「這時候說什麽都會得罪人」。 幾天疾風暴雨似的事件,或許將來回頭看,真的會是台灣社會重要的歷史轉折點。其中最顯眼的一點,是兩個世代的空服員之間,從社會位置到精神面貌等各個面向上所表現出來的深刻差異。這種差異透露了,戰後台灣社會在美國文化影響下所打造出來的「中產階級」夢想,對現在職場上的人們來說,早就破滅了。 放在這個脈絡裡來看,勇敢鬥爭的空服員和loser工程師之間,雖然氣慨大不同、命運是接近的;她們與勵志阿姨之間,雖然外表打扮類似,命運與世界觀卻截然不同。勵志阿姨顯然深信中產夢,也可能當真達到了她的中產夢。英國打工遊學 英國留學 英國留學代辦 英國遊學但是,她的兒女這輩的空服員,以及其他體面行業:民航飛行員、醫師、工程師、大學教授、公司中層經理等等,卻愈來愈顯露出工人階級的面貌。想要組工會罷工來爭取身為勞動者的經濟權益,是這種面貌的核心成分之一。 什麽是「中產階級」? 現在我們日常語境裡的「中產階級」一詞,基本上是二次大戰後美國結構功能論社會學的語彙,也是冷戰時期美國陣營對貧窮國家推銷的「現代化理論」的關鍵概念之一。脫離了特定的歷史脈絡,這個字眼往往就含糊得可笑。 例如,有些社會學階層調查是采「主觀分類法」,用抽樣問卷訪問,請受訪者回答,自己在上中下三等人中(或者更精細的分層中),屬於哪一種。不管在哪個社會做這種研究,答案多半會是「中等」居多:除了訪員多半不會接觸到的最高權貴與露宿街頭的遊民之外,大部分人都覺得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嘛!又例如一些經濟學分析,用家戶收支調查資料來估算,看是分成五等分、十等分、二十等分來比較。如果頭腦不清的,看數字就會說,「中等收入」的家戶最多數,因為五等分裡就占了三 這些看來愚蠢的分析,歷史上還當真有人一本正經地做過,還拿著當根據提出各種政策建議。但是,用這些調查結果來做時序上的比較,還是可以看得出一些重要趨勢:家戶收入不平等是否惡化?自覺受剝奪的人們是否增多?等等。 「現代化理論」的論述中,「中產階級」的關鍵地位在於其經濟地位據說會對應的政治態度。這種政治態度,會想要推動變革,但又不是太激烈的變革。既然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裏高呼:「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那麽,不會讓統治階級發抖的,八成就需要是在革命裡失去的不只是鎖鏈的那些人,換句話說,日子過得還可以,被亂世剝奪了這個那個還是會心疼的人。但是,已經屬於社會既得利益階層的人,多半又不想要變革。這麽分析下來,可以依靠來支持漸進變革的群體,就只有中間那群人了:太亂了對他們不利、不改變,他們又總是被欺壓。有點亂、又不會太亂,就恰好符合他們的客觀利益。就是這麽個分析,讓冷戰時期的美國現代化理論家得出一條定律:「中產階級」是溫和變革的基礎。與社會當前統治階級妥協的漸進變革,在冷戰話語中,就叫「民主」。所以,「中產階級是民主的基礎」。解題完畢。 「民主基礎論」的一個邏輯上的派生命題就是:任何社會,想要民主,首先就要有多數的「中產階級」。換句話說,要先富起來,才能談民主;富起來的過程中,中間層級、要富不富的這些人,就得憋屈一點,等到人家大富了,咱們的安穩小日子才會來。因此,1971年,當台灣的大學生打著國民黨自己的抗日民族主義旗幟開始談釣魚島問題、以及從此而看到的各種政治社會問題時,黨的機關報《中央日報》刊登了一篇署名「孤影」的文章《一個小市民的心聲》,高呼: 我們今天的台灣社會,有沒有黑暗痛苦,不公平、不合理呢?小市民坦白地答覆:有,絕對有,而且很多。不過,若問我們應不應該提倡足以導致罷課、遊行、示威、請願的運動,來推動這些改革呢?小市民堅決反對。原因是:小市民們認為這個社會雖然有很多缺點,可是也有著很多甚至更多值得我們小老百姓珍惜的東西,我們不能同意用極可能導致我們喪失一切的方式來推行改革。 別看這文章看來情詞懇切,還時不時說著「小市民不如大學教授懂得那麽多」之類的謙遜言語。跟戒嚴時期所有黨的重要政治文件一樣,「孤影」一發聲,「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的帶槍特務就開始逮人了。配合著輿論戰和禦用學生的指控等一系列操作,保釣議題所開始的校園春暖之態,最後是以一連串的秘密逮捕、軍事審判告終,最慘的學生還被安上個「共產黨」名號,判了死刑,還好後來沒處決,解嚴後放出來了。 在這個具體歷史經驗中,「小市民」這字眼不僅不溫馨,甚至會讓人毛骨悚然──它是黨國暴力鎮壓的黑暗旗幟!還好這個時代已遠。這年頭,「小市民」或許當真只是嘴巴上發牢騷、手腳又不肯動的一群人吧?